• <sub id="tvzcl"></sub>
  • <thead id="tvzcl"><del id="tvzcl"><video id="tvzcl"></video></del></thead>

  • <sub id="tvzcl"></sub>
    <blockquote id="tvzcl"><del id="tvzcl"></del></blockquote>

        律師咨詢網會員登陸地址  選擇用戶類型注冊律師咨詢網
        律師咨詢網在線服務熱線:400-668-6166400-668-6166
        返回首頁 |
        手機站 |
        律師黃頁 | 微辦案APP

        受害人能否因被詐騙所遭受的經濟損失另行提起民事訴訟

        來源:詐騙罪 大連刑事律師 時間:2018-08-24 瀏覽:949
        導讀:受害人能否因被詐騙所遭受的經濟損失另行提起民事訴訟 2009年6月13日陳新平因犯詐騙罪被我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5000元,現陳新平已服刑期滿釋放。趙喜善以被騙的錢陳新平不給為由,欲提起民事訴訟。 經討論,有兩種意見。

        受害人能否因被詐騙所遭受的經濟損失另行提起民事訴訟

         

         

            2009年6月13日陳新平因犯詐騙罪被我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5000元,現陳新平已服刑期滿釋放。趙喜善以被騙的錢陳新平不給為由,欲提起民事訴訟。

            經討論,有兩種意見。一種意見認為應當受理 。理由是2000年12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148次會議通過的《關于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范圍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規定”)第五條:犯罪分子非法占有、處置被害人財產而使其遭受物質損失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被追繳、退賠的情況,人民法院可以作為量刑情節予以考慮。經過追繳或者退賠仍不能彌補損失,被害人向人民法院民事審判庭另行提起民事訴訟的,人民法院可以受理。

            另一種意見認為不能受理,理由是:一要防止出現一事二罰、重復評價現象。根據“規定”第五條關于“犯罪分子非法占有、處置被害人財產而使其遭受物質損失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被追繳、退賠情況,人民法院可以作為量刑情節予以考慮。”也就是說,如果不能追繳贓款贓物或被告人不能退賠,則在量刑上一般不能對被告人從輕處罰。在被告人接受從重處罰之后,又令其承擔民事責任,對同一事件有重復評價之嫌。況且此類案件被告一般經濟上比較困難,在無法追繳、退賠的情況下,再判決被告賠償沒有什么實際意義,而且這樣一來唯有被告出獄后再賺錢歸還,則其無出頭之日,既不利其改造,也不利其重返社會的生活。二是追繳、退賠與民事賠償是二個不同的概念,主體不是平等關系;刑事是公法范疇,民事是私法范疇。尤其是對公訴案件而言,迄今為止我國法律是不允許當事人之間進行和解的,因此我們不能要求同一個案件既要作為刑事案件來處理,又要作為民事糾紛來解決;而“規定”第五條的解釋恰恰是犯了這樣一個錯誤。同時,另行提起民事訴訟而不是直接追繳或退賠也會涉及并可能損害共有人的合法權益,不符合刑法罪責自負的原則。三是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意見(試行)》第一條第二項的規定,執行機構負責執行下列生效法律文書:人民法院民事、行政判決、裁定、調解書,民事制裁決定、支付令,以及刑事附帶民事判決、裁定、調解書。顯見,追繳、退賠并未列入法院執行機構執行對象的范圍。對此如果可以另行提起民事訴訟,則實際上是變相將贓物的追繳與退賠問題通過訴訟途徑轉入執行部門執行,有違司法解釋原意,也會增加執行機構原本已經十分沉重的負擔,且由于無財產可供執行,其社會效果很差。另外,從技術操作層面上看,如何證明其是“經過追繳或者退賠仍不能彌補損失”問題也缺乏規范性的規定,實踐中也難以操作。四是現行民事案由對此類糾紛也沒有規定具體案由,對此類糾紛如何定性也無法可依。

            即使按照“規定”第五條受理此類案件也不能過分擴大了因刑事犯罪造成損失而單獨提起民事訴訟的范圍。“規定”第五條所述的是“可以”受理而非“應當”受理。從法律語言的角度看,“應當”具有強制性,一般理解為必須這么做,而“可以”則具有相當的靈活性,可以這么做也可以不這么做,要根據具體案情來決定。如受理此類案件必須提供經公安、檢察等偵查機關追繳無果的證明。按照法律規定,偵查機關負有追繳贓款、贓物的義務。刑法第六十四條“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及時返還;違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應當予以沒收。沒收的財物和罰金,一律上繳國庫,不得挪用和自行處理。”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九十條規定“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和人民法院......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及時返還。”此外,公安部《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第二百二十條、最高人民檢察院《人民檢察院扣押、凍結款物工作規定》第三條都明確規定了兩機關對犯罪分子違法所得應當依法予以追繳。而且公安、檢察具有偵查權,其追贓手段更為有效;再加偵查辦案階段由于距離犯罪實施的時間相對較短,因此追贓條件更為有利。否則時過境遷,越往后因毀損、滅失、轉移或揮霍等會使得追贓越往后越困難;而且如果前期追贓不力,將應當由偵查機關承擔的追贓任務轉交到法院,因法院沒有偵查手段,將無法進行有效追贓。因此必須強調偵查階段必須充分運用查封、扣押、凍結等有效偵查手段進行追贓。只有經過全力追贓無果后才可以另行起訴,這樣才能事半功倍。 必須提供有經查證發現被告人仍有可供執行的財產的證明。也就是說在經過公安、檢察階段采用偵查方法仍然沒有全部追回而在審判階段又發現可供追繳的贓物或可供執行的財產,則可以依據最高院的“規定”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其主要理由如下:一是如果并沒有可供執行的財產而起訴,則會造成空判,形成所謂的“白條”,勞民傷財,而當事人為此還要交訴訟費,造成當事人更大的經濟負擔;二是如果不加限制,則必然會有大量的此類案件進入民事訴訟,使原本已經案多人少矛盾十分突出的審判與執行工作更是雪上加霜;三是如果明知是無法執行而進入訴訟程序屬不當之訴,唯一的作用無非是把社會矛盾轉嫁到法院,而法院并沒有辦法可以解決這個問題,最終必然導致法院的權威受損。同時認為,2000年最高法院法釋第四十七號第五條二款的規定并不符合立法精神,也不符合現實情況,應予廢除。

            但在刑事司法實踐確實存在許多刑事案件中被害人的損失得不到應有的賠償,其中一些被害人更是陷入人財兩空、瀕臨絕境的境地。有些被害人也因此上訪不斷,甚至于自殺者也有之。這極大地損害了司法的形象及國家的形象,也是對人權的不尊重。雖然第五條第二款的規定不符立法精神有違司法實際,應當予以取消,但對這個問題也必須有個解決的出路。筆者認為,其解決的途徑就是應當建立刑事被害人的補償制度。結合具體案件給受害人適當補償。

         

        詐騙罪不能提起附帶民事訴訟,依據為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范圍問題的規定》第一條 因人身權利受到犯罪侵犯而遭受物質損失或者財物被犯罪分子毀壞而遭受物質損失的,可以提起附帶民事訴訟。
          對于被害人因犯罪行為遭受精神損失而提起附帶民事訴訟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第五條 犯罪分子非法占有、處置被害人財產而使其遭受物質損失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被追繳、退賠的情況,人民法院可以作為量刑情節予以考慮。

         

         

         

        刑事案件單獨提起民事訴訟是否僅賠償物質損失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以下簡稱刑訴法解釋)第一百零一條,人民法院審理附帶民事訴訟案件,可以進行調解,或者根據物質損失情況作出判決、裁定。而對于刑事訴訟中沒有提起附帶民事訴訟的,刑訴法解釋第一百六十四條規定,被害人或者其法定代理人、近親屬在刑事訴訟過程中未提起附帶民事訴訟,另行提起民事訴訟的,人民法院可以進行調解,或者根據物質損失情況作出判決。也就是說,被害人因人身權利受到犯罪侵犯或者財物被犯罪分子毀壞而遭受物質損失的,在刑事訴訟過程中未提起附帶民事訴訟有權另行提起民事訴訟;被害人死亡的,被害人或者其法定代理人、近親屬在刑事訴訟過程中未提起附帶民事訴訟有權另行提起民事訴訟。
        刑事附帶民事訴訟人身損害賠償中另行提起民事訴訟的,從程序上講是民事訴訟,從來源是講是來源于刑事訴訟,那么到底應依據什么為準作出判決呢?從程序上無疑應依據《民事訴訟法》的規定,而實體上賠償范圍上是依據民事法律的相關規定還是依據刑訴的相關規定呢?
        根據刑訴法解釋第一百五十五條,對附帶民事訴訟作出判決,應當根據犯罪行為所造成的物質損失,結合案件具體情況,確定被告人應當賠償的數額。犯罪行為造成被害人人身損害的,應當賠償醫療費、護理費、交通費等為治療和康復支付的合理費用,以及因誤工減少的收入,造成被害人殘疾的,還應當賠償殘疾生活輔助具費等費用;造成被害人死亡的,還應當賠償喪葬費等費用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十六條,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損害的,應當賠償醫療費、護理費、交通費等為治療和康復支出的合理費用,以及因誤工減少的收入,造成殘疾的,還應當賠償殘疾生活輔助具費和殘疾賠償金。造成死亡的,還應當賠償償喪葬費和死亡賠償金。通過比較可以看出,依據《刑訴法》解釋人身損害的賠償范圍不包括殘疾賠償金、死亡賠償金;而依據《侵權責任法》賠償范圍則包括殘疾賠償金、死亡賠償金,那么刑事附帶民事訴訟人身損害賠償中另行提起民事訴訟的,到底應依據何法條為準作出判決呢?據《刑訴法》解釋第一百六十三條,人民法院審理附帶民事訴訟案件,除刑法、刑事訴訟法以及刑事司法解釋已有的規定以外,適用民事法律的有關規定。通過此法條可以看出,在刑事附帶民事訴訟中,優先使用刑法、刑事訴訟法等刑事司法解釋的已有規定,再加上《刑訴法解釋》頒布晚于《侵權責任法》,其中的相關民事訴訟方面的內容是新法;相對于《侵權責任法》,刑事附帶民事訴訟中民事訴訟的規定是特別法,以新法優于舊法、特別法優于普通法的原則,從實體上判決賠償范圍應依據《刑事訴訟法》的相關規定,適用刑事訴訟法關于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的有關規定,即“《刑訴法解釋》第一百六十四條,被害人或法定代理人、近親屬的在刑事訴訟過程中未提起附帶民事訴訟,另行提起民事訴訟,人民法院可以進行調解,或者根據物質損失情況作出判決的規定,應不包括殘疾賠償金、死亡賠償金。此“二金”應在調解范圍內,而不是判決的硬性規定。
        值得一提的是,依據《刑訴法解釋》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三、四款,駕駛機動車致人傷亡或者造成公私財產重大損失,構成犯罪的,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的規定確定賠償責任。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四條,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規定的“人身傷亡”,是指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侵害被侵權人的生命權、健康權等發生人身權益所造成的損害,包括侵權責任法第十六條和第二十二條規定的各項損害。所以駕駛機動車致人傷亡或者造成公私財產重大損失,構成犯罪的附帶民事賠償責任應包括殘疾賠償金、死亡賠償金和精神損害賠償
        同時,依據《刑訴法解釋》第一百五十五條第四款,附帶民事訴訟當事人就民事賠償問題達成調解、和解協議的,賠償范圍不受第二、三款規定的限制。因此在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調解、當事人和解的公訴案件、自訴調解中,在調解、和解過程中,人身損害賠償數額可以遵循《侵權責任法》的規定,包括殘廢賠償金、死亡賠償金,把此“二金”納入調解的范疇,起到當事人諒解、和解、撤回自訴的法律效果。

         

        有用 (27)
        分享到:

        文章來源:大連刑事律師

        律師:宋伯南 [遼寧-大連]

        遼寧斌鵬律師事務所

        聯系電話:13050500633

        在線咨詢
        找律師

        立即提問,免費短信回復

        數萬資深律師在線權威解答

        廈門優秀律師推薦

        更多+
        公眾號 手機站
        公眾號 - 大律師網(Maxlaw.cn) 手機站 - 大律師網(Maxlaw.cn)
        聯系我們
        律師打官司、法律咨詢就上大律師網,全國律師咨詢熱線電話: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B2-20150091 Copyright @ 2008-2018 大律師網 版權所有
        法律顧問:上海錦天城(廈門)律師事務所 | 國家信息產業部備案: 閩ICP備08005907號 | 閩公網安備 35020302001683號
        188比分直播|初级状师网